若木有温度,享受自然阳光下的“木”浴

若木有温度,享受自然阳光下的“木”浴

10574浏览 0评论2019-08-21发布

而如今,当人们低头横屏消耗流量,很少抬头看星空的时候,木艺,成了隔绝喧嚣,找寻内心平静的坚实力量。

金属带着浓浓冷兵器时代的冷意,瓷器透着精心雕琢过的痕迹,唯独木有温度。透过木头的纹理,把生命的本质看得清楚。

在中廖村里,沿着非遗学堂边的小径拾级而下,黎夫彩园边上,一座木艺工坊呈现在眼前。


时复墟曲中,披草共来往。相见无杂言,但道桑麻长。木头的光泽,让这家田野间的工坊多了一些木料的清香。


墙上陈列着黎陶工艺品,,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,凝结了辛勤黎族人民的智慧与汗水。


这些来自山里的草木,被山间的雾,清晨的露塑成形骨,午后的雨傍晚的阳刻上纹路,每一块都有自己的性格。以原木的自然姿态,经过打磨,便是天然的装饰。


台风后捡来的鸡蛋树干、槟榔木做成灯架。

流水茶台里,犹自嬉戏的鱼穿梭在水草里,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。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


工艺桌乱而有序反而有一种贴近生活的工匠态度。


窗外有着随意生长的热带果树,成熟的时候,被主人随意的放在窗台,突然没来由的想到泰国电影《青木瓜之味》。


七月的山风拂过远山,菜园,然后轻轻悄悄的从工坊穿堂而过,只有竹风铃发现了。

从天地起始之际,草木就已伫立于此,不管风云如何变化,它只顾着呼吸、吐纳,长叶,结果,仿佛这便是世间之理,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猜疑。用木头制成的器物,自有这样一番气定神闲。衣不如新,器不如故。当岁月让它们越来越旧时,木工却能让它们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价值。


台钳:天将降大任与斯木也,必先固定其形。夹的位置讲究稳定,符合力学,否者在塑形时受力不均木材断裂,便得不偿失。


粗坯的檀木簪子,经过锉刀的之上而下打磨塑形,挫去棱角,已经稍微有点意思。


台钳夹的位置,锉刀的走向,每一步是决定成品形态的关键,每一次锉刀与木材互相伤害的瞬间,像极了那啥。


刻刀削去小的棱角,能让木簪更圆润。


最后是磨人的砂纸了,愚笨的木头经过80/120/240/400/600/800/1200目砂纸轮番打磨,竟呈现出如玉一般的光泽,润如羊脂。


原料的选择,纹理的走向,木料的形态,都决定着结果,一次次打磨和雕刻,使木头逐渐温润光洁,是匠人与木器的默契使然。


时长4小时,这跟黑檀木簪终于完成了它的蜕变。4个小时,可以看完两部电影,可以打完几把游戏,又有谁愿意,去费劲功夫做一根小小的簪子呢?


高速发展的现代生活,有太多选择,物欲横流侵蚀着内心,曾几何时能再次见到亲手制作的物件,忐忑的情书,见物如面的心动?木器始终守着一份最古老的感动,即是一片昭然皆知的赤城。

隔壁老王王金明是木艺工坊的主理人,妥妥的一个斜杠老青年一枚,经营过咖啡馆茶楼,体验过有钱人朴实无华且枯燥的的生活,在美丽乡村中廖村,找到了生活的答案。


在田园黎歌里,沏一杯白茶,手持工器,一天若如须臾,雨后,王老师经常上山寻找植物,常为获致新鲜的苔藓,一段枯枝这些寻常的物件欣喜万分。


除了木艺,王老师还乐衷与制作微景观,工坊里一草一物,都由王老师亲手打造而成。处处体现对生活的热爱及人与自然的和谐。

正如华侨城海南集团进驻海南以来, 积极布局美丽乡村建设,秉持这种匠人的精神,一种对在做的事情的执着,专注其中并追求做到最好的精神,深耕美丽乡村积极借势打造优质旅游资源,同时积极探索美丽乡村旅游新业态的运营和盈利模式,复兴、发扬传统工艺为中廖村等美丽乡村的发展建设赋能,以轻资产运营模式撬动传统产业价值最大化。

华侨城海南集团着力通过美丽乡村,因地制宜进行布局产业,挖掘区域传统文化,探索民族的特质和风采,在中廖村深度挖掘已无人传唱的黎族歌曲、舞蹈,几乎无人延续的黎陶、黎锦等传统民族手工艺,通过一系列的整合,使其成为了美丽乡村的标志,向世人展现出中廖村新的黎族风尚、新的文明精神,从中挖掘出能打动人心美丽乡村的记忆,从而构建美丽乡村的真谛。

在新时代,构建这种新的文化正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精髓的传承,中廖村的黎乡椰韵,马岭村的海洋文化,文门村稻田哲学,华侨城在海南的美丽乡村实践,是在尊重自然的前提下,以匠人的精神精雕细琢,使项目不断适应新时代的需求。


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,做木艺,讲究的是心境。抽个时间,去中廖村的木艺工坊,体验一堂手工课程吧!

我要评价用户评价

分享到

取 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