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海南|人生就是一路选择,一路坚持

人文海南|人生就是一路选择,一路坚持

332浏览 0评论2019-01-23发布

一个人,成为了神,必定有他的原因。李白因为潇洒,苏轼因为豁达。

林语堂先生在《苏东坡传》中写道:“一提到苏东坡,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”。

这大概就是对苏东坡最好的诠释。

李白像酒,像夜,让人沸腾、迷醉、放肆;而苏轼像茶,像晨,让人冷静、清醒、克制。

人往往少年时喜酒,而到了某个年纪,就爱上了茶。爱上了那种无论吃了多油腻的东西,一口下去顿觉满腹清爽的感觉;爱上了那种入口时是苦,咽下去,过一会儿,嘴里又回荡着一丝甘甜的感觉。

人往往喜欢在喝酒时谈最快乐和最悲伤的事,谈梦想,但会在喝茶时聊聊平淡的生活,聊聊人生。

苏轼二十岁中进士,可谓少年得志,中年以后,从北到南,却是接连被贬,直到被贬到遥远的海南岛。

就是这跌宕起伏,四海飘零的一生,却被苏轼过得有模有样,有滋有味。

身处顺境,他能享受最好的,能讲究。

身处逆境,他能承受最坏的,能将就。

这份豁达和修养,让我们这些后来人,不由得一赞三叹。


从学士到农夫

仁宗嘉祐二年,苏轼考中进士,在参加考试的三百八十多人里名列前茅,很多人穷尽一生,也未必能进士及第,可那年,苏轼才只有二十岁。

欧阳修对他的文章赞赏不已,但是因为误认为是好友曾巩所写,为了避免闲话,把他列在了第二名。

考中之后,考生要修书一封,感谢恩师,苏轼也不例外,欧阳修读完苏轼的信后,他说:“读苏东坡来信,不知为何,我竟喜极汗下,老夫当退让此人,使之出人头地”,他甚至还对自己儿子说,“记着我的话,三十年之后,无人再谈论老夫”。

欧阳修的推崇,让苏轼很快就名动京城,他一下变得炙手可热,人们争相传诵他的文章,私下里人们找他题字,宴会上歌女找他填词,人们以为东坡手里会一直握着笔,写他的锦绣文章,谁料想,不久之后,笔被搁下,他被迫抬起犁头,从学士变成了农夫。

元丰二年(1079年),苏轼因为在一篇谢表中对新法多有不满,因此被新党构陷,寻章摘句,竟然被罗织成欺君罔上的死罪。幸得高太后求情,王安石声援,苏轼才侥幸逃得一死,被贬黄州。

苏东坡带着一家老小在黄州落脚,黄州是一个穷苦的小镇子,过去优渥的生活自此绝缘,从云入泥,心理落差之大,外人着实无法想象。

因为生活拮据,他不得不开垦荒地,自己种粮食吃,建筑房屋、自己打井、移栽树苗,筑造水坝,俨然老农一般。

这是苏轼这一生第一次下地务农,他顶着太阳耕田、插秧、灌溉,以前手里拿着精致的毛笔,书写的是众人称颂的文章,如今却是扶着沉重的牛犁,在山野中耕田。

他写道:

去年东坡拾瓦砾,自种黄桑三百尺。

今年刈草盖雪堂,日炙风吹面如墨。

但是,他却并没有被生活打倒。他很快接受了现实,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农夫。

看到地上冒出麦苗,他会欢喜的像个孩子,看到稻穗饱满,他会得意满足。

东坡田里耕作,越来越觉得自己像当年避世隐居的陶渊明,他甚至把陶渊明的《归去来兮辞》改编成一首歌,然后教给一起耕作的农人来唱,他自己拿着小棍,在牛角上打着拍子,和大家一起唱,一时间,山野之中到处是欢声笑语。


从羊肉到猪肉

宋代宫廷规定:“饮食不贵异味,御厨止用羊肉。”

宋真宗时御厨每天宰羊350只,仁宗时每天宰羊280只,到宋神宗时虽引进猪肉消费,但一年仍要消耗“羊肉43万4463斤4两”,而猪肉只用掉“4131斤”,不及羊肉的零头。

至于一般的士庶贫寒,只有在逢年过节或是宴请贵客的时候,才能咬咬牙买来尝尝鲜。

猪肉因为寄生虫和味道的原因,不受大家的喜欢,只有下层劳苦人们才会买来吃。

苏轼在京城时,无论是皇家的赏赐,还是宾客宴请,吃的都是上好的羊肉。

在黄州,因为甚是贫穷,苏轼根本买不起羊肉,没办法,他只能选择吃猪肉。

他说:

黄州好猪肉,价贱如泥土。

贵者不肯食,贫者不解煮。

早晨起来打两碗,饱得自家君莫管。

因为当时猪肉并不好吃,所以苏轼煞费苦心,开发了新的做法,他饶有兴趣的写下《猪肉颂》:

洗净铛,少着水,柴头罨烟馅不起。

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

但此菜当时并无名称,以其名字命名为“东坡肉”,是在他到杭州做太守的时候。

当时西湖已被葑草湮没了大半,他上任后组织民工铲除葑草,疏通湖巷,筑堤建桥,使西湖重新恢复了容貌,并增加了景点。

杭州城里的老百姓都很感激他,听说他平时最喜欢吃红烧肉,于是不少人不约而同地上门送猪肉。他收到许多猪肉后,便让家人将肉切成方块,加调味和酒,用他的烹调方法煨制成红烧肉,分送给参加疏浚西湖的民工。大家吃后,称赞此肉酥香味美,肥而不腻,于是人们便以他的名字将此烧肉命名为“东坡肉”。后来此菜流传开来,并成为中外闻名的传统佳肴,一直盛名不衰。

如今,东坡肉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美食,而东坡那份乐观的精神,也鼓舞着在逆境中前行的每一个人。


从惠州到海南

绍圣四年(1097年),苏轼以62岁高龄被放逐到海南岛,在海南的三年期间,朝廷令其不得食官粮、住官舍、签公事,苏东坡的日子非常困苦。但是,当他看到黎民大多不事农业,主食只有薯芋,而且喜欢赌博,他想到的是“咨尔汉黎,均是一民”,于是便着手设馆办学,劝当地人耕耘戒赌,并指导黎民挖井取水,采摘草药治病。

海南地处蛮荒,文教不兴,在历史上从未有人科举及第,于是苏东坡身体力行,办教育、开学堂。很多人听说苏东坡在海南授课,不远千里追到海南,跟随苏轼学习。对于年老被贬儋州,他尽管心情抑郁,却仍然想着要像商末远走他乡的箕子那样,造福当地人民,传播先进文化。

据当地史志记载:“宋苏文公之谪儋耳,讲学时道,教化日兴,琼州人文之盛,实自公启之。”正是有了苏东坡这样的优秀文人,中国文化的血脉才得以代代相传。如今,苏东坡为当地人发现的双井仍在五公祠涌出泉水,那里还供奉着唐代的李德裕,宋代的李纲、赵鼎、李光、胡铨等五位名臣,他们都曾被贬谪海南,同时也在海南留下了文化的足迹。

当苏轼后来离开海南时,曾无限留念地写下《别海南黎民表》:

我本儋耳人,寄生西蜀州。

忽然跨海去,譬如事远游。

将贬谪儋州视作远游归家,这让海南人民至今仍感到万分荣耀。可以说,“海南万里真吾乡”不仅是苏东坡超然人生的表现,而且更是一种士大夫的使命感。

儋州东坡书院

如今的海南依然留存着东坡书院、东坡村、东坡井、东坡路、东坡帽甚至还有东坡话。海南人一直把苏东坡当成是儋州文化的开拓者。

这就是苏轼!他可以是挥毫泼墨名动京城的苏学士,也可以是早起晚归,扶犁耕田的东坡居士。能在京城享受羊肉,也能在黄州做他的猪肉。他能对砚台精益求精,却也能在简陋的书房完成对海南的文化开拓。

他能享受命运的馈赠,也能承担命运的打击,无论好的坏的,他都能变成生命里的风景。出处进退不过是一时之事,只有文化的薪尽火传才属于不朽。这大概就是苏轼的魅力吧。

我要评价用户评价

分享到

取 消